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5155|回复: 1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1-3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0
春节临近的时候,赛村外出打工的人似一只只归巢的鸟儿,欢腾在村子里,赛村变得热闹起来。
“富贵,过来玩几把牌吧,下注多少由你定!”徐富贵安顿好还在坐月子的林晓翠,便带着徐岚岚转悠到村里的麻成绳家。麻欢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他俩相处得算是最好的。只不过麻欢初中一毕业就去广东打工了,这几年他们很少待在一起。听麻欢这一声招呼,徐富贵也凑过去看他们在玩什么牌。
“富贵,快下注吧,我们会帮你算得,不会坑你的!”在玩牌的几个一起长大的伙伴催促着。
“你们玩的这个牌我不会,我看就行啦!”徐富贵确实也不会玩这种牌,虽然用扑克牌玩“三公”这种赌博在村子里年年盛行,可徐富贵从来没有粘赌过,他唯一会做的就是“斗地主”做玩耍,要是赢了就在对方的额头上用手弹几下,以庆贺获胜,他这样想着便推辞说。
“他是干部,哪里和我们这帮人玩呢!”夏二虎看了一眼徐富贵,便大声说。
“不是的,我真的不会,我从来没有玩过的。”徐富贵想尽量让他们明白自己,因为玩牌的很多人都是一起长大的。同在一个村里,徐富贵不想和他们产生隔阂。
“你读过高中的,文化又比我们高,没有什么学不会的,关键是你要放下架子,和我们切磋切磋。”夏二虎刺激着徐富贵,很想试探试探“当干部”的口袋里到底有多少钱。
徐富贵实在是经不住伙伴们的再三蛊惑,他五元一注的跟随着下起来。他不是真正的想参与赌博,而是想证明自己也能够和大家混在一块。徐富贵的手气很好,几乎是局局收钱。一个小时过后,徐富贵赢了近二百元钱。
“富贵,你赢了大家的钱得请客啵!”牌局还没有散,夏二虎就放出话来。
“我也想请大家聚聚,很久我们都没有聚在一起了。我先回去弄菜,你们一下就到我家里来。”徐富贵爽快地说。大伙儿都很高兴。
毕竟是小时候屙尿都可以泡饭吃的伙伴们,黄昏临近的时候,大伙儿都聚到了徐富贵家。
林晓翠虽然还在坐月子,但见着大家的到来,还是挺高兴的。一阵嘘寒问暖过后,大伙儿都侃侃而谈,心中都不存芥蒂。林晓翠感觉到伙伴们和他俩并没有疏远,她更感觉到无论老一辈有什么恩将仇怨在他们这一代人的心里都已经抹去。
推杯换盏间话语投机,大伙儿都开怀畅谈着在广东打工的感受。大家推心置腹的交流,一次又一次地挑拨着徐富贵的思绪。
徐富贵也把自己辞掉了邮电所工作的事情跟大伙儿说了,并打算开年后也去广东打工。
大伙儿听后也劝说徐富贵该去广东混混,毕竟那儿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凭着实力去挣钱。
赛村的年味逐渐的浓起来,家家户户都在储备年货,特别是那些外出务工回来的人,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拎东西。自己这两年来活得有些窝囊,口袋里更是时时羞涩。要是当初没有要男孩的私念,晓翠的养鸭业肯定会做得很好。现在晓翠的养鸭业血本无归,自己的转正梦想落空,这样沉重而悲催的事情同时在这半年发生。唯一可喜的是林晓翠顺利地给生了儿子,圆满了自己的夙愿……大伙儿散去,徐富贵躺在堂屋的椅子上想着。
“你又是那一根筋转不过来啦,更久都还在回味。”林晓翠怀抱着孩子在喂奶,见徐富贵凝神静思的样子,便调侃说。
“晓翠,我想到给儿子取的名字啦!”徐富贵似乎见了灵光似的,高兴地说。
“旺旺,一定取名叫徐旺旺。”徐富贵把取这名字的前因后果和林晓翠说的时候,林晓翠笑了,她觉得真是心有灵犀啊,她也是这样想的。
那一年,徐富贵一家过了一个捉襟见肘的春节。
31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欢快的春节还在眼下,赛村的年轻人又是倾巢出动,纷纷踏上了南下广东的路。
林晓翠是在正月初九那天早上送徐富贵到村口的。
从家里到村口那段半公里的路程,她俩如踏荆棘,每一步都是刺在心头。当徐富贵钻进中巴车的那一瞬间,林晓翠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来了。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从相恋到当时,他和徐富贵从来没有长时间地分开过。那一分别,要去多少久,何时再相见,林晓翠的心里都没有底。中巴车在蜿蜒曲折的公路上消失了很久,林晓翠都还呆立在村口。要不是她的奶水涨得厉害,她还真的忘记了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
林晓翠回到家里时,徐旺旺正哭得厉害。徐夸嘴本来想走进林晓翠的房间把他抱出来逗哄一下的,动了几次脚都不敢走进去,只能长声短声地嚷嘟着。
“以后你出去哪里,就把孩子放到堂屋里来,我好照看。”徐夸嘴说。
林晓翠觉得也是这样。孩子要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徐夸嘴是不好意思进去抱出来的。
“嗯,我没有想到。以后还要你多帮我照看孩子。”林晓翠小声地说。
“我是照看我的孙子孙女,听你说这话,就像跟外人似的。”
“不是的,岚岚长这两岁多来,你够操心了,现在又——”林晓翠没有把话说完。
“我要把我的孙子带好,你有什么合适的事情尽管去做。”徐夸嘴说得很坚定。林晓翠生下了孙子,徐夸嘴就一直喜上眉梢,似乎比徐富贵还要高兴。
林晓翠喂饱了孩子,把他放到摇篮里去。然后走进房间去,静静地看着她和徐富贵的那些合影。
那一张又一张地照片,印刻着她俩从相知到相恋到有爱情的结晶的足迹。林晓翠如数家珍地翻看着,曾经的甜蜜在她心头再次涌起,她相信徐富贵许下的承诺,她坚信幸福不会太遥远。
充满了期待的日子过得不快,就好像一头老牛拉着的破车,轱辘慢慢地碾压在林晓翠的心坎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辙印。林晓翠多次是掰着手指数着和徐富贵分开的日子……
“谁是林晓翠,这里有信件,谁帮叫她来签领一下?”一天中午,芭木乡邮电所的一名送件员放好那辆绿色的单车,便扯开嗓子朝着坐在村口的几个老人喊着。
“晓翠,富贵来信了,你快拆开看看。”王桂花代林晓翠签收了信件,便急忙跑到林晓翠的家门口叫喊着。
林晓翠急切的拆开信封,几乎是含着泪读着徐富贵给她写满了整整五页信笺的话语。那里面饱含了徐富贵对她对儿女情真意切的思念,细数了他一路辗转的艰辛,描述了厂里工作的场景,畅想着他们未来美好的生活,间或有信誓旦旦的承诺。
林晓翠读着,喜悦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惹得在身旁的王桂花嗤嗤地笑。
“刚离开一两个月,就这样子啦,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要强忍一些”王桂花安慰说。
林晓翠有点不好意思,羞涩的抿嘴一笑,所有的幸福荡漾在她红润的脸上。
“乡邮电所有一部电话机可以打电话的,逢圩日的时候你可以到那里去打电话给富贵呀。”王桂花告诉林晓翠。
“哦,谢谢你啊。我现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也不着急。”林晓翠回答说。其实,她恨不得当天就是圩日,她就在邮电所里,就在那部电话机上摁下徐富贵给他留下的电话号码,然后听着徐富贵的声音。
林晓翠一边和王桂花搭话,一边忙着搓洗儿女的那些衣裤。王桂花抱着襁褓中的徐旺旺,似颠婆娘一样疯转瞎说高唱。
“富贵这一去肯定能够赚到好多的钱,你们娘仨,哦,还有我的亲家公,享福的日子不远喽!……”媒婆毕竟是媒婆,王桂花滔滔不绝,总有说不完的话。待到日头偏西,她仿佛才想起家里的两个孙子,急忙地宣布需要离开。
“亲娘,有空常来啊,我这一段时间都在家的。”林晓翠很开心地交代王桂花。
一颗寂寞的心,也需要这样一个人时常来作伴。林晓翠觉得今天就过得很快,是读了富贵的信后的欢悦,抑或是有王桂花的陪伴。二者兼而有之吧。要是天天能读富贵的信,要是夜夜能和王桂花林说话,那该多好啊。晓翠这样想着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很幼稚,也很不切实际。但是,思念中寂寞的女人就是喜欢这样胡思乱想,随心所欲。
林晓翠期待着芭木乡圩日的到来,她想好了很多很多的话要对徐富贵说。
那天一清早,林晓翠背上徐旺旺,把徐岚岚放进单车上的框架里,骑着就往乡里去。
那时,徐夸嘴还是乐哉悠哉地做着牛马买卖的生意,每天天一亮就出门,一个村一个村的到处转。毕竟,徐旺旺还在哺乳期里,林晓翠还不好给他帮带孩子。
林晓翠来到乡邮电所的门口时,那儿早已等候了一群人,他们焦急的等待着,似乎没有谁多说一句话。林晓翠牵上徐岚岚,怀抱着徐旺旺,静静地站到人群里去。
徐岚岚静不下来,一会儿唱一会儿跳的,活跃了等待的人群。虽然没有林晓翠眼熟的,但大家都觉得徐岚岚可爱,纷纷逗着她。
林晓翠拿起话筒,手指有些颤抖地摁着徐富贵给她留的电话号码。嘟嘟嘟地几声过后,林晓翠听到了徐富贵的声音。几句嘘寒问暖过后,林晓翠的脑子一片空白,她原先想说的那些话似乎一句也记不起来,而替代的是滚落的泪水。她不想让徐富贵听到她的噎泣,急忙对徐岚岚说:“岚岚,快叫爸爸。”徐岚岚接过话筒,大声地说:“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呀,妈妈她哭了。”徐岚岚一边大声说,一边望着林晓翠,扑闪着一双丹凤眼,似两颗转动的黑珍珠。
林晓翠期待多日的通话,就凝结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噎泣。当再次接过徐岚岚递给她话筒的时候,她只是傻萌萌地听着徐富贵的那些安慰的话,偶尔也嗯嗯地应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一颗思念的心是如此的脆弱,也是如此的难以矫情。

0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5
发表于 2019-3-31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哦,我看好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8今日 318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